Dummmm.

Nope.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旅人

记录易烊千玺的一些旅行

01
他听着冷门民谣细细哼着小曲坐着绿皮火车去往想去的地方,没那么复杂,不是什么追求内心世界,只是跟着内心,却又落在现实,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比如想睡就睡,想走就走,想吃就吃。简单明了。

他看到一个干净的空地就坐下,如果地方大一点,那就躺下,拿遮阳帽盖着脸,滤掉缕缕刺眼的阳光,然后就没有一点不安地入梦了。

他翻着那本老气的红皮地图,寻着路,看看远方,看看脚下。时光慢慢悠悠,影子晃晃荡荡。

他对当地奇形怪状的独特水果充满好奇心,然后尝尝,诶嘿,还蛮好吃的……
你看,多平常。

他拿着一部手机录着自己和美景。景美,他更美。

他笑胖虎登上玉龙雪山吸了六瓶氧气,说他是登上雪山最胖的一个。其实自己也喘不过来呢,赶紧深吸一口氧气,接着笑,嘻嘻,活着就能乐着嘛!

他晚上窝在被窝里和朋友微信聊聊天,对着手机傻笑,笑的可傻了。笑累了,拿出一本厚厚的书,叫虫子书,哗哗翻开,里面的乱文全靠易烊千玺自己天马行空。因为他的思想没有局限,所以他读得畅快。要是换做我,要因为猜不出书中内容以至心里被痒死急死,抓耳挠腮地后悔买了这书。

他读到一半,困了,被子一蒙。

他太迷人了。

02
在以人群热闹活动丰富而著称的游轮上,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和一段平静的时间不容易,不过易烊千玺找到了。

他定了一个四点的闹钟起来,趁着节目组给的福利做一件自己向往已久的事——在海上看日出,这何乐而不为呢?

一阵小跑来到了昏暗的夹板上,海风微抚着鬓角和刘海,他打了个哆嗦,赶紧把卫衣帽子戴上。易烊千玺趴在围栏上,眼睛盯着发出微光的东方,砸吧砸吧嘴,等着旭日东升。

升起来了,黎明的鱼肚白衬托着灿烂辉煌的日光,不抢风头也不凡。海很深邃,海面上泛着一点点微光,东风吹起小波澜,比名画还美的就只有自然了。他只是看着,没拿手机拍,因为太阳的美丽只有他的眼睛容纳的下,只有他的大脑记载得下。

一点点到了六点,明日已徐徐挂上天空,他笑着,悄悄打了个哈欠,是时候睡个回笼觉了。

03
丹麦,易烊千玺的第一次远行。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风很大,他被吹成了一个傻傻狮子头,换做别人可能有无限喜感,他倒好,没了刘海的遮掩,露出额头的他显得更有英气。从来这儿就开始盘算的事可能就是去跳蚤市场逛一逛了。他穿着唐装手里盘着从云南“批发”来的佛珠,看着那里令人目不暇接的小商品。可能正是因为这些小东西不贵,不大,所以想买也不用顾虑太多,这样更自由吧。更何况说不定只有在跳蚤市场才能找到自己最心仪的绝版物品呢!他还想重点表扬一下那里的生蚝和钓娃娃机。好吃好玩!
【易烊千玺我!爱!你!】

BY SYH【yyqx老婆本婆】

复燃

逸其

第一次写逸其也是最后一次,萌cp,只担敖子逸
写来惦念那个夏天,惦念那个夏天的黄其淋和敖子逸。
学龄前文笔
勿上升真人

01
烦死了,敖子逸最近烦死了,他的心情比最近的黄梅天更糟糕。

是为什么,他比谁都清楚。是因为马上要去上海了,因为马上要领奖典礼了,因为马上要和黄其淋见面了。

关于黄其淋啊,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经历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分开的时候也没有撕心裂肺的心痛,不过敖子逸也认为生活不需要琼瑶剧里的故事。没尝过太多甜头,以至于现在也没有大失落大悲伤,还很庆幸。当然,平淡的喜爱和不在乎的概念是不一样的,敖子逸喜欢黄其淋,这一点无可否认。敖子逸爱黄其淋就像巴勃罗·聂鲁达说的那样:我坦坦荡荡地爱你,既不复杂也不骄傲。

但分开后敖子逸还是不免去想念黄其淋,他只要一无所事事,腹中一腔思念的苦水便狠狠涌上心头,淹没他整个人,好不难受。而现在,可能因为快要见面,更汹涌了。

敖子逸是一个被黄其淋牵着的人,眼神跟着他,心思也随着他,哪怕是站立着也好像黄其淋有引力,他总会不自觉的往黄其淋那里靠。都是黄其淋逼他的!黄其淋的迷人逼他的!!敖子逸心底里暗暗申诉。

怪他们都是摩羯座,闷骚又不爱表达。
他喜欢他,他不敢说。
他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他,却希望他也喜欢他。
他还是很喜欢他。

02
飞机上和丁程鑫宋亚轩他们唠唠嗑后就睡了一路,大早上的飞机,哪怕是元气小龙王也累啊。一觉醒来,敖子逸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窗外,紧张着他现在不该紧张的东西。

“丁程鑫啊……”敖子逸用沙哑的声线呼喊着现在最最最能懂他心情的人的名字,后面想连一大句话,却咽回肚子里。
丁程鑫都明白他想说什么,发自肺腑地应了一句“敖子逸诶……”顺便伸了个懒腰,把尾音脱的特别长,像老奶奶的裹脚布。丁程鑫和敖子逸整天心系黄其淋一样,他也想他的小黑了。

别管了,用力抛开莫名而来的紧张感后,敖子逸和伙伴们疯玩了好久,被单都乱成一团。用开心暂时抹掉心中的挂牵,把那个名字投入不远方的黄浦江,但愿不再思念。

03
后台挺有意思的,和各种前辈哥哥姐姐们打招呼什么的,还会见到百年不遇的师兄们,他们真的好厉害好厉害啊!

刷子在脸上挥着,痒痒的,彩粉粘上脸,本来就好看的脸显得更秾丽。敖子逸的神不知道在哪儿游着,化妆太无聊了。

咦?这是谁啊,这么好看。
待本龙王定睛一看。

黄其淋。

敖子逸的手不自觉的撑了撑椅子,想站起来也想冲出去还想和黄其淋打个招呼,用人类的必备技能——嘘寒问暖,来一场尴尬傻气的聊天。真的是打招呼这么简单?他那颗狂躁的心质问他。敖子逸下意识地在嘴里细细碾着自己最近喜爱的歌掩盖着自己的心绪如麻。敖子逸飞走的魂飘了回来,不过没有附在他自己身上,而是贴着门口的黄其淋。

你说他们真的全都断绝关系了吧。不会。
他们的微信账号还留在对方的通讯录里。对方发朋友圈敖子逸都看得见,有时还会混在对方的那么多个好友里给他点赞。有时候看他朋友圈的各种美景,手下打出一串矫情又肉麻的话,然后哒哒哒删掉,他自己都不敢看。

但早就不熟了,没有私信,没有评论。有人说大家都是小孩,不就是不在一个公司了吗?私下不联系,又假又小气。可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脾气怪又犟,而且说不定他们内心还会有有对方背叛自己的误解。再说是心上人走了,害羞去联系,也有种难以启齿的尴尬。黄其淋这个名字沉到列表底下,要不是在敖子逸心里这个名字难以忘怀,都积灰了吧。

04
嘿,你表演的时候,我可一直在看你,我表演的时候,你看我了吗?

看了,一直看着呢,从你一小时前看着我的时候,我就看着你。

05
黄其淋看着天上那架往西飞的飞机。心里挂念着刚刚的敖子逸,旁边的黄宇航逼逼叨叨说今天的丁程鑫特别好看。他烦到黄其淋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吗,现在不晚,出去吃一顿吗?”
要酷一点!他把“在吗”给删了。
要有礼貌啊,不行!又加上了。
我这样是不是太突然了?

黄其淋第一次自己感觉自己这么矫情,纠结什么,不就一句话吗?他黄其淋和敖子逸说过的话还少吗?可黄其淋怕敖子逸记恨他,他也不怎么敢于把这句话发出去。

别怕,敖子逸不是那种人,他虽然傻但是明事理的很,他会理解的,而且追求爱情乃人生常事,黄小淋加油~黄其淋反复这么给自己洗脑。然后一咬牙一挥手,消息就送出去了。

“好啊”对方来信息了,黄其淋发了地址,套上一件白色外套,就出去了。

夜里的上海有点冷漠,空中没有一颗星星,只有路上一闪而过的车,和洋洋洒洒的路灯。一切让人感觉空虚,也可能是心理作用,或者因为附近地段好的关系,豪华的建筑的陌生更衬出夜上海孤独的美。

“你来啦。”
“嗯,来了。”
语气高扬也平淡。

其实也没有很久没见,干嘛这么生疏,当年我抱抱你,你抱抱我,还有一种友谊叫黄其淋和敖子逸呢!

敖子逸挠挠头,接过黄其淋给他的菜单。黄其淋说这是一家他来上海的时候经常会吃的一家串儿店,味道正宗的不得了,还一伸手让敖子逸随便点。敖子逸朝他咧嘴一笑,点了几个自己喜欢的和黄其淋喜欢的。
嘻嘻,你喜欢吃什么我都记得!

其实如果对面做的是黄宇航,他早就扒拉扒拉在那儿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了。还不是因为敖子逸喜欢黄其淋。

毕竟没有分开太久,大家兴趣也相投,把话聊开也并不困难,经过一小段没有营养的对话后,他们聊工作,过去,未来,学习,王者荣耀。聊的一激动两个人就开始操着一口重庆话,空气里弥漫着红油辣椒的香味。他们的嘴被辣的有点肿红,可依然放不下自己手里的串儿,毕竟重庆的串串好吃的很。

他们都弯着眼,说着只有对方知道的梗。

摄影爱好者拿出相机,拍下眼前的敖子逸。月光和灯光揉合在一起,是最妙的滤镜,而你,是最美的风景。他满意地翻看着自己拍的照片,照片里的少年好看到怎么说都有些语言匮乏,一定有颇多少女为他眉眼间的英气而痴狂。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神秘力量推动着敖子逸的心,他想表白。可能是因为不在同一个公司所以难遇,可能是怕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有勇气坦白这些,他现在想释放出所有内心对黄其淋的浓浓爱意。

“我喜欢你。”一句看似是陈述句的疑问句。
突如其来一句让黄其淋的眯眼微笑僵住了。敖子逸紧紧攥住衣角,比第一次在公司表演还要紧张,眼神不安定的瞎飘最后安定在黄其淋的身上,却不敢和他对视。

“好。”肯定回答后面连着一串爽朗的笑声,敖子逸也笑,现在的心情算是甜蜜吗?是的,一定是的。敖子逸站起来,桌上的可乐瓶晃动着,他张开双臂把黄其淋搂入怀中。黄其淋用力嗅着敖子逸身上香甜的气味,他好想他,好爱他,甚至在这一刻希望他可以融入进敖子逸的身体里,永远不和他分开。他突然从拥抱中挣扎出来,告诉敖子逸:“我从三年前……”
然后他们就互相坦白了他们互相暗恋三年的情史?

在心满意足的和黄其淋饱餐一顿后回家睡觉,这是人生幸福时刻top1,敖子逸咂了咂嘴,想着此刻的黄其淋在干什么。

黄其淋在想敖子逸啊,他想带着敖子逸逛逛上海,从浦东到浦西,从外滩到大悦城环球港,还有田子坊城隍庙,还有好多好多地方,都想带你去。
上海是个繁华的大城市,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和商业区,但是上海也承载着古老,石库门的老房子传承了这里的经典,我想拉着你的手,带你在高楼间或者巷子里慢慢走,我们只需要慢慢的穿过过去经过未来走在现在,要是在重庆的话我们一定懒得出去走,在山城走路没点体力还真不行呢!我将看着你头微微仰起,指着那东方明珠,大眼睛因为你的笑容弯成了一道桥。

他有一种预感,他现在想的所有事情都可以实现。

我和你,恋爱开始。

FIN
BY SYH

关于王家

王先生常坐在那把樟木椅上回想自家的兄弟,二弟喜读书,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还可修出一身书卷气,易舅因此对他爱护有加。三弟不常回家,长期在上海滩与洋商打交道,常穿着一双锃亮的皮鞋,可能因为见了太多世间风尘,一直正襟危坐。四弟以作画谋生,他作画力透纸背,颇有几分他为人处事的特点。五弟爱鸟,尤其喜欢鹦哥,每日起床必会逗一逗那白鹦,那鹦一旦说了话他就会满带稚气地笑。老幺最让人宠,正至舞勺之年,天资聪颖得很,同龄人里就属他最伶牙俐齿。王先生抚着那张发黄的老相片,感慨时光如流水,而现早已物是人非。

FIN
很久以前写的了现在发一发但愿小学生文笔不会被嫌弃【一个wink】